bobo赛马直播tv版

江南春如海,白鹭上青天,紫燕绕花台,小楼听春雨,绿草绣长街

文章:三儿 排版:欧文

“又到江南来,江南春如海,白鹭上青天,紫燕绕花台,小楼听春雨,绿草绣长街。。。”很喜欢这首《江南情思》,每每听来心生惬意,清爽怡人,仿佛又走进江南烟雨中。

关于江南的文辞太多,相信太多人都有一个江南梦。对于我眼中的江南是一种欢喜、一种流连,一个生命的寄托。这篇文章开了头就存在草稿箱好久了,还是去年去绍兴相亲回来时写的。那时外甥女即将远嫁诸暨,一行家庭考察团,身负重任去会亲家。那天出发一路烟雨随行,是在春季。现在深秋想起,理不出是个什么情节,也可能是刚从苏州回来的缘故吧,又想起关于江南的一切。

江南,应是明光娇媚,缓缓微风轻拂面,温润柔情,或者轻飞细雨,烟雾迷离,远远望去,宛如一袭薄纱少女,婉约含蓄,俏立船头。而今深秋的江南同样有了萧杀的景象,秋意浓,风微凉,岁月碾过的痕迹依然清晰。西天有两片翻卷的流云,潜伏在彩霞深处,通体被照的泛着红光,俯视着深秋如烈焰般燃烧的红叶,江南的秋同样迷人,那些掩藏在红尘深处的江南小镇,贤淑万端,在深秋悄然的演绎着另样的风情,依旧醉人心魄。。。

江南俏丽的影子在心中经年不衰,这次在苏州观前街感受的嘈杂,却大煞风景,有点想不通了,为什么不能安静一点呢!至少不要违逆了姑苏城该有的婉约娴静。现在的观前街,已经不是那条令人向往的观前街了,而成了旅客的集散地,抹去了苏州老城最重的一道亮色,渐渐消失了姑苏城的风貌。那些叮叮当当的喧嚣声压过了寒山寺清脆的钟声,今天的人们也早已没有了夜半钟声到客船的雅兴了。

江南,始终应是悄然清丽的,不要被改变才好,哪怕在万物凋零的秋冬,也要保持风情万种的姿态。古今文人墨客对江南的描摹,使江南的影子具有了固定的音容笑貌,而她的容颜早已印刻在了人们的心中。写到这里,听到手机微信有消息,打开看到一篇《苏州,正在消失!》的文章,还真应景,和我感觉一样,文章从不同的层面反映了苏州城的变化,感慨原滋原味的苏州正在逐渐消失。

一直以来,意向里的苏州是水上威尼斯,所谓“君到姑苏见,人家尽枕河”,小桥流水的苏州一直令人向往,而这座城市的魅力在于让你看清时光的本来色彩,一切都应该是静静的慢慢的。。。姑苏两个字听着就委婉多情,粉墙黛瓦、穿着丝绸旗袍又精致的苏州女人、说着柔而快的吴侬软语,还有甜腻腻的桂花糕,香樟树下飘来的评弹声如清泉般悦耳,茶舍里演着昆曲,杜丽娘着粉色装扮在咿咿呀呀的唱着。。。曾经流连、游荡在苏州小巷,找寻一种关于苏州的本色,找寻那种足足可以让人堕落的因由,这些在平江路、山塘街上方可寻得一丝风情,但游人太多,违逆了姑苏城要慢、要静的节奏,如今的改变,特别是观前街的改变的确是不应该的!

江南是一个梦,承载了太多的幻想。

寒山寺、秦淮河、断桥,苏小小、李香君、白娘子等等,这些千古流芳的传奇在历史的光影里折射出奇幻的光芒,吸引着不断的吟诵和欣赏。这些身披奇异霓裳的故事,如西湖里溅起的阵阵涟漪,波向人间,闪亮至今。

多年前去常州开会,去了不远的小镇,记起小桥流水人家的模样,印象极深。对江南的深情,细腻缱绻,流连在烟雨迷蒙的小巷里,想着老了去那里置办一房,淹没在江南深处度日,也是极好的事情。忆起去江南的点滴,思绪总会辗转徘徊,流连那里青衫白帕的旖旎和青石板上溅起的水波,更希望逢着一个清丽忧郁的背影,散发着茉莉花香,斜阳里一把油纸伞飘向落日的尽头。

江南的美伫立心头,那些烟雨里的阴霾,不要遮住她原始的光环,因为江南就要是俏丽多情的,缓缓的风情万端才好呢。

Back To Top